信用中国 关于我们 收藏我们 注册 - 登录

诚信义养 一诺千金

信息来源:漳河新区宣传部     发布日期:2016-12-14  【字体:

       湖北省荆门市漳河新区漳河镇关庙村三组农民严富荣,不仅赡养自己的父母,而且三十多年如一日,义养着一对没有孩子的孤寡老人。他的义举,受到了人们的敬仰。   

严富荣原籍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良镇,义养的严克秀、李敬葵夫妇,尽管和他同姓同村,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他们没有儿女,李敬葵先天残疾,大部分时间只能坐在椅子里。为了老有所依,夫妇俩先后收养过12个子女,有的还签了协议,但一起生活了没多久又都离开了。离开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家里太穷,二是李敬葵脾气坏。年少的严富荣看着两老人孱弱孤苦,便时常帮他们干点农活和家务。1979年,58岁的严克秀夫妇认为严富荣人好心善,就恳求和他一起过日子。那时严富荣21岁,尚未成家,在家排行老大,尽管上有父母下有四个妹妹,但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他在操持做主。他觉得两老人无依无靠实在可怜,就答应了下来:“只要你们不嫌弃我们家穷,就一起过吧。有盐同咸,无盐同淡”。
   
正是这简单质朴的承诺,严富荣开始了漫长的义养。
    1985
年,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的严富荣,决定带着全家离开老家,搬迁到条件较好的漳河镇关庙村三组居住。64岁的严克秀夫妇一听说严富荣要离开,便说:“我们这辈子就认定你了,你到哪里,我们就跟你到哪里,哪怕是讨米要饭。”
   
因为买下的房子只有三间,且又破又小,严富荣把54岁尚能自理的父母暂时留在了老家,带着妻子、两个女儿和年迈的严克秀夫妇来到了荆门,定居在漳河镇关庙村三组。
   
为了能早日改善条件让父母迁到身边,严富荣十分勤劳,除了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农闲经常外出打工。他帮别人种过木耳、香菇,参加过农村电网改造,在石料厂炸过石头。等他1991年终于修建了新房之后,然在他老家的父亲却去世了。
   
父亲的去世是严富荣心中永远的痛。他说如果父母早点跟了自己,父亲绝对不会这么早就离开。很多人都怪他不该养严克秀夫妇,但他并不后悔,他说:“承诺大于天,做人要讲信用,我既然养了他们,又怎么能丢下他们呢?”
   
三十多年来,严富荣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。他对待两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孤寡老人,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,同吃同住。在严克秀生病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一趟趟跑医院求医问药,用自行车从十几里外的乡卫生院一箱箱往家里搬着药,直到老人2007年去世。邻居说,只要老人想吃啥,他都想方设法去买,日子再苦,他从不苦两个老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李敬葵老人的坏脾气在大山里家喻户晓。严富荣当初答应给严克秀夫妇养老的时候,村里人都为他担心。严富荣总是说:“既然进到刺架,就不要怕刺扎。”
   
初到荆门时,由于要攒钱建新房,他们甘受清贫,把多余的粮食和菜籽卖掉变钱。有次收工后严富荣走在前面,妻子走在后面,快到门口时,严富荣突然听到李敬葵正对老伴说,哪些菜是富荣喜欢吃的,少放点油,哪些是他们自己喜欢吃的就多放点油。听到这严富荣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他担心妻子听到了急眼,立即折转身故意大声咳嗽,待老人们噤声后他们才一道进屋。随后,他把每年换两三百斤菜籽油改成换五六百斤菜籽油,以保证老人们油水充足。至今,他都没和妻子提起这事,也没和老人捅破这事。他认为自己既然决定养他们,就要受得老人的坏脾气甚至是坏心眼。他说:“如果我也受不得,这辈子他们就真的无依无靠了。再说,也不全怪他们,只怪那时我太穷。”
   
严富荣的父亲死后,他立即把母亲接到了身边。然母亲因为父亲一事,有时也会不由自主迁怒于李敬葵,两老人间也会有口角。但每次严富荣都批评自己的母亲,尽量安抚李敬葵。他和母亲开玩笑说:“谁让您是我妈呢,您生了我也就得受得我呀!”。

由于李敬葵老人个性要强,又把严富荣当做自己的唯一依靠,有时甚至在母亲和妻子间挑拨是非。有一次年幼的女儿听不下去和李敬葵吵架,严富荣二话没说先给了自己闺女两巴掌。并告诉家人:老人家孤苦伶仃,我们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,既然答应养老,就要好好相处不要斤斤计较。严富荣的大度和包容,深深感化了孤寡的老人和自己的家人,他们终于融入了这个温暖的大家庭。在严富荣家的饭桌上,至今还保持着相互夹菜的习惯。他的母亲会给李敬葵老人夹菜,李敬葵老人会给他夹菜,而他的妻子则会给两个老人夹菜,一家人和和融融。

如今,李敬葵老人93岁,严母85岁,严富荣自己也56岁了。由于长久劳作,严富荣患上了腰椎病,他仍然辛劳地把持着这个家庭,他最大的心愿是能让两位老人安度晚年,并能为她们做百岁大寿。  

相关链接

友情链接

湖北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 湖北省信用信息中心承办  鄂ICP备08007400-14号

为更好的浏览体验,请使用IE8及以上版本